卓越的律师团队丰富的办案经验致力于为客户提供最佳法律解决方案

您所在位置: > 房地产案例 > 房产继承案例 >

房产专业律师代理北京市房产遗嘱继承纠纷案例的相关解析

来源:未知  作者:靳双权  时间:2014-06-19 23:03

案例一:

【基本案情】:
 
        张秀英与梁山是夫妻,两人于1986年11月登记结婚,均为再婚。张秀英在与梁山结婚前有两个子女,归前夫抚养。梁山收养有一个女儿,名为梁水云,与张秀英结婚时刚满13周岁。1997年,夫妻二人共同购买了位于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群园四区23号楼的房屋一套。2008年8月,梁山因病去世。张秀英与梁水云对梁山遗产的继承问题无法达成一致意见,2008年9月,张秀英作为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
 
        2010年2月,张秀英因病去世。
 
        2010年5月,一审法院作出判决,房屋由被告梁水云所有,同时判决梁水云给付张秀英房屋折价款四十万元。
 
        被告梁水云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原判违反法定程序,撤销原判,发回丰台区人民法院重审。
 
        张秀英的两个子女作为原告,梁水云作为被告,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重新审理了关于方庄芳群园四区23号楼的房屋继承案件。
 
【原告认为】:
 
        房屋是张秀英和梁山共同购买的,属于夫妻二人共有财产。原告为张秀英的子女,虽然不与张秀英共同居住,但是在张秀英重病期间,日夜守护在旁,悉心照料。张秀英因此写下一份遗嘱,将自己名下所有财产都由原告继承。原告作为张秀英的亲生子女,有权继承张秀英的遗产。
 
【被告认为】:
 
        方庄芳群园四区23号楼的房屋应当归被告所有。被告为了解决自身住房问题才购买此房,房款由被告支付,且被告一直居住在该房屋内。因此房屋虽然在被告父亲梁山名下,实为被告的。房屋若是作为梁山的遗产,梁山留有遗嘱,应当按照遗嘱分割。
 
被告提供了梁山于2008年6月的自书遗嘱一份。遗嘱内容为:“……本人拥有以下财产:位于北京丰台区方庄芳群园四区23号楼、建筑面积为62平方米的房屋不动产一处。在本人去世后,位于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群园四区23号楼的房产中属于本人份额全部归本人之女梁水云个人所有,……”
 
【靳双权律师观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这个法条说明了遗产继承的两种方式: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两者的关系是,被继承人有遗嘱的时候按照遗嘱继承,没有遗嘱时按照法定继承。本案涉及到两份遗嘱:一份是张秀英的,一份是梁山的。
 
        若要按照遗嘱继承,首先要确定遗嘱是否具有效力。我国继承法对于遗嘱的形式是有严格规定的,不具备法定形式的遗嘱没有法定效力。《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规定了遗嘱的法定形式:
 
      “公证遗嘱由遗嘱人经公证机关办理。自书遗嘱由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注明年、月、日。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以录音形式立的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遗嘱人在危急情况下,可以立口头遗嘱。口头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危急情况解除后,遗嘱人能够用书面或者录音形式立遗嘱的,所立的口头遗嘱无效。”
 
        本案中涉及到两种遗嘱形式,自书遗嘱和代书遗嘱。原告提供的张秀英的遗嘱为代书遗嘱,有张秀英本人的签名,但是不知代书人为谁。被告提供的梁山的遗嘱为自书遗嘱,有两位见证人在遗嘱上签字并且均到法庭证明了该份遗嘱为梁山本人书写。
 
        自书遗嘱,是指由立遗嘱人亲笔书写的遗嘱,因此又称为亲笔遗嘱。自书遗嘱应当符合以下要求:
 
        第一,须由遗嘱人亲笔书写遗嘱的全部内容。自书遗嘱既不能由他人代笔,也不能用打字机打印,只能由遗嘱人自己用笔(是钢笔还是毛笔等不限)将其意思记录下来(记于纸上、布上、石上或砖上等,均未尝不可),但遗嘱人设立自书遗嘱不得以铅笔及其他易于涂改的笔书写。
 
        第二,自书遗嘱须是遗嘱人关于其死亡后财产处置的正式意思表示。如果遗嘱人不是正式制作自书遗嘱,仅是在日记或有关的信件中提到准备在其死亡后对某遗产做如何处理,则不应认定该内容为自书遗嘱。但是,自书遗嘱只要求是遗嘱人处分遗产的真实意思的书面记载,也不要求须有“遗嘱”的字样。如果遗嘱人在有关的文书中对其死亡后的事务做出安排,也包括对其死亡后的财产处理做出安排,而又无相反证明时,则应当认定该文书为遗嘱人的自书遗嘱。
 
        第三,须由遗嘱人签名。遗嘱人签名是自书遗嘱的基本要求,它既证明遗嘱确为遗嘱人亲自书写的,也证明着遗嘱是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遗嘱人的签名须由遗嘱人亲笔书上自己的名字,而不能以盖章手印或画押等方式代替。无遗嘱人签名的自书遗嘱,应为无效。自书遗嘱如需涂改、增删时,遗嘱人也须于涂改、增删处签名并注明时间,否则,其涂改、增删的内容无效。
 
        第四,须注明年、月、日。遗嘱人在自书遗嘱中须注明立遗嘱的时间。遗嘱中的时间记载是确定遗嘱人的遗嘱能力的准据,也是在有多份遗嘱时确定各份遗嘱先后的准据。自书遗嘱中注明的时间原则上应为遗嘱制作完毕,遗嘱人签名之日。但遗嘱人并不于签名之日为遗嘱的时间而以其他时间为遗嘱时间的,也未尝不可,不过只能以遗嘱中注明的日期为遗嘱的时间。遗嘱中未注明日期的,或者所注的日期不具体的,例如只注明年、月,而未写日,遗嘱不能生效。
 
        代书遗嘱,是指由他人代为书写的遗嘱。在遗嘱人自己不能书写或者不愿亲笔书写的情况下,也可以由他人代笔制作书面遗嘱。代书遗嘱须符合以下要求:
 
        第一,代书遗嘱须由遗嘱人口授遗嘱内容,而由一见证人代书。代书遗嘱不是由代书人代理设立的遗嘱,因此,遗嘱人必须亲自表述自己处分财产的意思,而由他人代笔书写下来。代书人只是遗嘱人口授遗嘱的文字记录者,而不能就遗嘱内容提出任何意见。代书人须忠实地记载遗嘱人的意思表示,而不得对遗嘱人的意思表示做篡改或修正。
 
        第二,代书遗嘱须有两人以上在场见证。见证人中的一人可为代书人。对见证人人数的要求,是为了保证代书的遗嘱确为遗嘱人的真实的意思表示。因此,没有两个以上的见证人在场见证,而只有代书人一人在场代书的代书遗嘱,不具有代书遗嘱的效力。
 
        第三,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须在遗嘱上签名,并注明年、月、日。代书人在书写完遗嘱后,应向遗嘱人宣读遗嘱,在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确认无误后,在场的见证人和遗嘱人都须在遗嘱上签名。在场的见证人为3人以上的,签名的见证人不得少于两人,不签名的人员不为见证人。遗嘱人如确实不会书写自己名字的,可用捺印或者盖章方式代替签名。代书遗嘱也须注明立遗嘱的具体日期,遗嘱的日期也为见证人见证的事项。
 
        所以,在本案中,被告出示的梁山的遗嘱符合自书遗嘱法定的形式,是有效的遗嘱。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群园四区23号楼的房产中属于梁山的份额应当按照他的遗嘱的意愿全部由梁水云继承。而原告出示的张秀英的遗嘱不符合代书遗嘱的法定形式,并没有效力。所以,房屋中属于张秀英的份额应当按照法定继承来分割。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四条,“夫妻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父母和子女有相互继承遗产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说明了继承顺序:“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本法所说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
 
        本案中,张秀英与原告是亲生母子关系,原告在张秀英重病期间对其悉心照料,尽到了赡养义务,有权继承张秀英的遗产。被告与张秀英是继母女关系,也有权继承张秀英的遗产。但是,被告梁水云在张秀英的丈夫梁山死后,对张秀英的病不闻不问,未尽到作为女儿的赡养义务,还与张秀英对簿公堂要求分割梁山的遗产。张秀英曾在2009年6月做出过个人声明,表明想与梁水云断绝母女关系。综合各种情况可以看出,张秀英的真实意愿是将自己的遗产分给原告。虽然遗嘱不符合法定形式的要求,但也表达了张秀英的意愿,这一点也应当考虑。
 
        靳律师建议,公民在立遗嘱时,一定要遵循遗嘱的法定形式。自书遗嘱由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注明年、月、日。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若不遵守法定形式,遗嘱的效力不被法院认可,就不能达到公民按照自己的意愿处分财产的效果了。
 
【法院裁判】:
 
        公民可以依法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不立遗嘱的按法定继承处理。依据《房屋买卖合同》及房屋产权登记,涉诉房屋应属梁山与张秀英的共同财产。原被告都享有对房屋的继承权。关于梁山的自书遗嘱,有两名见证人到庭证明其真实性,且原告虽提出异议但不申请笔迹鉴定,法院相信遗嘱的真实性。张秀英的代书遗嘱,无见证人与代书人签名,在形式上不符合法定形式要件,法院对该遗嘱不予认可。
最终判决:
1、方庄芳群园的房屋由被告梁水云继承所有,居住使用。
2、被告梁水云与判决生效后二十日内支付原告房屋折价款二十二万元。

案例二:

       最近洪某去世,留下两份遗嘱,一份是一九九一年所立,明确将遗产八间房屋由他的两个儿子各继承四间,并办理了公证;另一份是一九九八年所立,指定八间房子全部由次子继承。洪某的两个儿子为此发生争执。其次子认为遗嘱应以最后一份为准,应由他一人继承八间房屋;长子认为第一份遗嘱进行了公证,具有法律效力,八间房屋应由兄弟两人共同继承。双方无法协商解决,故诉至法院。
 
    评析:
 
       笔者认为,该案涉及的是遗嘱人立有数份内容不同的遗嘱,应该以那份为准的问题。我国《继承法》第二十条规定:“遗嘱人可以撤销,变更自己所立遗嘱,立有数份遗嘱,内容相抵触的,以最后的遗嘱为准。自书、代书、录音、口头遗嘱,不得撤销变更公证遗嘱。”根据这一规定,如果遗嘱人立有数份遗嘱,均未办理公证应以最后遗嘱为准。但是数份遗嘱中,如果有一份办理了公证,不论前后,应以公证遗嘱为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十二条规定,遗嘱人以不同形式立有数份内容相抵触的遗嘱,其中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公证遗嘱为准;没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的遗嘱为准。洪某若想变更他于一九九一年所立的公正遗嘱,第二份遗嘱也必须采取公证形式,否则无论第二份遗嘱是自书、代书、录音还是口头遗嘱,都不能变更第一份公证遗嘱。该纠纷中,应以第一份公证遗嘱为准。分割洪某的财产时,兄弟二人应各分得四间房屋。虽然第二份遗嘱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合法,但在这里为无效遗嘱,所以,长子的意见确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分享到:

上一篇:专业律师顾问解析房产继承遗嘱纠纷典型案例

下一篇:北京市房地产律师关于房产继承纠纷咨询的解答

律师简介

靳双权律师 靳双权,中国房地产营销协会副会长,北京东卫律师事务所房地产业务部主管,自2005年起至今,一直从事房地产法律的研究与服务,说房网特邀讲师,中国房地产营销协会房地产法律讲师。靳律师作为房地产专业律师,多年以来,一直潜心研究房地产,认真研读了土改、文革、房改、限购等建国以后不同历史时期的国家法律、政策及大量判例。靳律师对土地、公房、私房、商品房、经适房、央产房、军产房、回迁房等类型房地产在交易中涉及的具体法律问题进行大量的研究,办理了...【详细】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