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的律师团队丰富的办案经验致力于为客户提供最佳法律解决方案

您所在位置: > 房产继承 >

北京房产继承律师咨询:父母不在了,可以越位继承房产吗?

来源:未知  作者:靳双权  时间:2021-02-19 12:23

        一、原告诉称
  雷一、雷二、雷三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房产继承契约》有效。雷一、雷二、雷三按《房产继承契约》及附图分别继承的房产的各四分之一。2.依法判令雷四协助雷一、雷二、雷三办理房产过户登记、旧证换新证。3.由雷四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二、被告辩称
雷四辩称,1978年,拆迁半砖木结构的房产建筑面积和占地面积共180余平方米,实际该房占地面积只有70余平方米,多征面积100余平方米,是用其妻张仲芹的自留地置换及经其多方努力所得的结果,其在争议房屋建房过程中出资出力较多,雷一曾把位于房屋左边一半房产,作为其妻用自留地置换房产中多出的面积和其多出资出力的补偿,并将产权登记在其名下作为补偿。1997年中秋期间,其父亲因他人唆使,向其收回了房屋的产权证,但其父雷一答应对其进行经济补偿,其才在《房产继承契约》上签字的。在其签完《房产继承契约》当天,其儿子雷晖认为未将应对其进行如何补偿方法写入《房产继承契约》中,有提出异议。事后,雷一未给其任何经济补偿,其母亲伊六因此未在《房产继承契约》上签字。同时,其大哥雷月萍立《房产继承契约》时也没到场,未在《房产继承契约》上签字,所立《房产继承契约》无效。
三、本院查明
  1.雷一2001年11月25日去世与伊六(2002年7月7日去世)生前系夫妻关系,双方共生育七男二女。
  2.1979年,人民政府因扩建街道需要,征用雷一在16、18号砖木结构房屋一幢(面积为182.36平方米,每平方米按10元计算)。1980年1月15日,经革命委员会批准,征用菜地二块面积183.3平方米,安置给雷一夫妇建造了砖木结构房屋1幢(即现讼争房屋,原为41号)。1990年8月16日,雷一办理了宁房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房屋所有权人为雷一,共有人为雷一、雷四、雷二。1992年3月15日,雷一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用地面积为192.54平方米,其中:建筑占地153.56平方米。用途为住宅,四至界线分别为东至钟维新宅、南至道路、西至陈栋金宅、北至教育局宿舍。
  3.1993年7月11日,雷一夫妇召集雷一、雷四、雷二、雷三、雷七、雷八,立下《家祖家训》一份,并邀请姨夫张三,姐夫阴二 ,妹夫曾四、张五在场监听训言。
  4.1996年8月,雷一向各个子女发出《函各子女书》,内容为:“在其精神与思想清明之际,召集各子女回家,对经多年熟虑房产分配意图告示各子女,要求各子女必须在公历八月前准时前来接受房产,若有特殊之故也得派一孙辈前来接房产,不得误其之计,逾期不到者,作自动弃权处理”。
  2001、2002年,雷一、伊六夫妻先后去世。雷一、雷四、雷二、均按照《房产继承契约》的约定各自按取得的房产各自管业至今。之后,雷一、雷二、雷三欲将房屋按《房产继承契约》平均分至各自名下,办理房屋产权证,多次找雷四协商按《房产继承契约》处置房产事宜。雷四认为,《房产继承契约》其母伊六未签名,其兄雷月萍未到场,也未在《房产继承契约》上签名,《房产继承契约》无效、《房产继承契约》对其不公平等为由,拒绝按《房产继承契约》处置房屋,双方因此引起纠纷。2017年4月10日,雷一、雷二、雷三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如所诉。
  四,裁判结果
  一、雷一、雷二、雷三、雷四按《房产继承契约》对房屋及土地使用权各享有四分之一的产权份额。
  二、雷一、雷二、雷三、雷四应在判决生效后互相协助各方办理过户登记。
  五、律师点评
  根据法律规定,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的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一人或数人继承。对登记雷一的名字的房产,属夫妻共有财产,雷一夫妇有按自己的意愿处分自己财产的权力,生前在精神状态正常,其意思表示明确的状态下与妻子伊六及雷一、雷四、雷二、雷三等人将共有的房产,一并按民间习俗分别以《家祖家训》和《房产继承契约》的形式共同制作了书面遗愿,在该《家祖家训》和《房产继承契约》中对讼争房产进行分配,雷一、雷四、雷二、雷三对均在《家祖家训》和《房产继承契约》签名确认,雷一、雷四、雷二、雷三与雷一夫妇对《家祖家训》和《房产继承契约》中房产,形成了新的合议,明确将讼争房屋产权给雷一、雷四、雷二、雷三平均继承,即是对家庭成员共同所有和使用的财产进行再分配的行为,其民事行为并不违反法律规定。虽该《房产继承契约》伊六未签名,存在瑕疵,但不属于遗嘱无效的情形。
  且早在1993年雷一所立的《家祖家训》中,伊六有签名认可。1996年8月、1997年9月,雷一先后二次向各子女发出《函告各子女书》,告知各子女,表达其夫妻将对其名下房产进行最终分配,要求各个子女回家接受房产。长子雷月萍未到场,但向其父雷一表明了“对房产权一事,你自进行终分”的意见。1997年农历8月16日,雷一召集各子女在家中立下《房产继承契约》过程中,伊六也有在场,根据民间习俗,其应当是知晓立《房产继承契约》一事的,对《房产继承契约》内容应是知情的。雷四及其家人在《房产继承契约》签订后,虽曾异议,但雷一夫妇自《房产继承契约》制作后至去世,均没有对讼争房屋的分配重新另作意思表示,伊六在雷一去世后,依法继承雷一的财产份额后,其也无对该讼争房屋作出新的意思表示的行为和处理意见。

分享到:

上一篇:子女替父母书写遗嘱的行为,法院如何认定?

下一篇:北京房产继承律师咨询:放弃房产继承协议书反悔可以吗

律师简介

靳双权律师 靳双权,中国房地产营销协会副会长,北京东卫律师事务所房地产业务部主管,自2005年起至今,一直从事房地产法律的研究与服务,说房网特邀讲师,中国房地产营销协会房地产法律讲师。靳律师作为房地产专业律师,多年以来,一直潜心研究房地产,认真研读了土改、文革、房改、限购等建国以后不同历史时期的国家法律、政策及大量判例。靳律师对土地、公房、私房、商品房、经适房、央产房、军产房、回迁房等类型房地产在交易中涉及的具体法律问题进行大量的研究,办理了...【详细】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
  • 法律咨询